28Hse 香港屋网
2019年08月: 平均成交尺价 $12268 2.87%   (上月:$11926)
新闻及文章搜寻:
   昔日地产资讯: (YYYYMMDD)
地产新闻
新盘
政府楼市政策
楼市走势
成交个案
按揭
拍卖
城中名人
工商铺
土地新闻
代理人 Insider
商场宣传
国外地产
新盘追踪
价格消息
优惠消息
图片集
住在香港
地区
专家博客
三地产焦点
脱苦海讲楼
隼备买楼
王建成
祥益文集
栓新多角度
潘sir《楼市新思维》
Planto
新闻内容
[王建成] 分类新闻   

开到荼蘼的又岂止量宽

   2016年11月08日(Tue)
2016年11月08日(Tue)
【28Hse.com】  
楼价高企,如果在街上问人:「点解楼价咁高」,以前市民回应可能是「炒家炒高」;今天可能会说:「因为量宽谷起楼价」。各国推出非常手段的货币政策已经多年,量宽有如宗教传播般成为了各央行的普世政策。这种趋势,其实蕴含了世纪级的不公和不义。物业作为有型资产,却成为了区分贫富阶层的最大分野!

自2008年美国次按引发金融海啸以来,环球央行纷纷以货币政策应付危机,所谓货币政策,就是透过减息和买债增加货币供应;通俗点就是坊间说的印银纸。理想上,货币供应增加,利率低企,企业借贷成本下降,投资自然加多,从而造就更多就业,经济便好转。

量宽──一个富人的视野

不过,「理想美好、现实残酷」,问题在于经过8年的政策执行,增加的货币未见投入实业。热钱充斥,反而进入资产市场:各地的楼价、股价高了,但租金回报却低,P/E仍高企。显而易见,量宽只是肥了持有资产的富人,穷人就愈穷愈见鬼。说穿了,「挽救经济」只不过是托辞,而当初的原意其实只是挽救「大到不能倒」的投资银行或管理不善的大保险公司。各国决策者只看到大企业的存亡需要,却没有问为何这些机构的主事人是如此贪得无厌、盲目追求的自利却竟置公众于万劫之地!严格而言,量宽成就的便是更大的不公义──量宽是零和游戏,增加的只是穷人的负担,以资产升值的方式去侵蚀「无产阶层」,可说是劫贫济富──只要你并未持有资产,在这8年间都会有实际损失。

至于各国主事人的拯救行动背后「大到不能倒」的考量逻辑,看似是一种大局为重的权衡决定,救这些大机构,是因为他们的影响力,由于大份额经济关系,他们做了什么事似是不再重要的!这种思维方法是典型的营商现野,以势评情、以利作理的数算方式,跟「宗教和体育界无经济贡献」的观点如出一辙。

然而,货币政策已出现明显的力有所不及之势,利率降至零已是返魂乏术,某些央行买债也发现「买无可买」的困局。货币政策走不下去,而经济仍然阴阳怪气,各国将来似乎要回头再走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的老方法。

目前各国应该已在评估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的措施,未来以调整税务及政府投资带动的趋势亦将明显。传统经济学会建议减税刺激经济,但富裕阶层受惠量宽已久,如果主政者有勇气,应向富裕阶层多徵税,透过税务以较合理的分配财富。当然,此措施将开罪富裕阶层,敢于推出者需要一定的视野和勇气。

基建方面,争议应该较少,投入大量资源创造新职位,长期而言,改善的基建亦有利经济持续发展;然而,财政政策未必各国适用,譬如中国近年已有基建过多的问题(中国的对应策略是「一带一路」将产能输出)、日本的基建同样完善,本国难以大兴土木,但欧洲和美国的基建却有老化问题,政府大有投资改善的空间。

经济政策的亏欠

要正本清源,扭转利率长期偏低带来的问题,各国央行如果顺利将利率逐步回升,应是好消息,代表环球经济不必再依赖那无以为继的货币政策支撑。长远而言,如欧美恢复增长,亦利好香港以出口或转口为主的业务。如果推测接近未来发展,香港经济方面的主政人是否需要今天就要开始将资源重配,以减低单一市场中国对港经济的「风险集结」(risk concentration)?

在银行角度而言,过去8年低息,反而传统借款需求疲弱,银行难以维持既有赚取息差的业务。银行只可更倾向于「非传统业务」(例如代售基金)获利,其实这种中介角色要面对其他低成本作业机构竞争,实在难大有作为。笔者的世侄大学毕业两年,到了一家本地财金机构工作就是推销基金投资产品,那家公司的交易成本全部都低银行差不多一半!假如利率缓升成事,银行再赚取存贷息差,才可用银行授信的专业,发挥传统「百业之母」的角色,利好各行各业。

无论过去的货币政策抑或将会出台的财政政策都是得过「搞」字!一直搬出台前的各种救亡措施看似救火,实际根本没有面对问题──资本主义将人全面物化的祸害,企业的主管挪用各种唯利是图的工具去满足每年增长的作业模式,将企业利益对立于社会、个人好处凌驾组织的群众福祉。

对于笔者而言,开到荼蘼的,也许不止于经济政策,而在于上述唯利是图的价值观。犹记得数年前一个政府高层被批评令贫富差距拉开时,其人推诿说此是全球化的现象;如此说辞表明其政治水平所在。一如路上甲某跌倒,而众路人经过都踏上一脚,但「人人如此」并不是说明其理所当然;有道德义务的人应将跌倒的人扶起,避免跌倒者的情况恶化。

对有担当的政治家来说,面对环球性的贫富差距,更应有所作为,努力改变趋势,或最少纾缓弱势一方的困难。刻下美国正举行大选,由美国而至环球列国,目前也许不需要什么高智能的超人领袖去振兴经济,反而需要有意志,有勇气作出政治决定,平衡贫富利益的政治家,让基本人伦再被建立。
作者: 王建成
宏亚按揭证券 营运总裁及董事 2006年7月被委任为宏亚按揭证券有限公司营运总裁,负责香港总公司的按揭业务发展及营运管理,范畴包括产品研发、市场推广、销售及风险管理等。于2002年加入宏亚按揭证券有限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职位,负责风险管理部门,并确立稳健的风险管理架构营运公司的负资产及高成数按揭资产组合。1982年投身于香港银行及金融行业,于商业及零售银行专责房地产融资和信贷风险管理,并担任过多个高层职位:部分包括花旗工商财务(香港)有限公司的资产融资部门担任副董事总经理,以及道亨银行的按揭部门担任风险管理主管。
作者网站:http://www.panasian.biz